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雷神刑罚萌生退意,感觉这一战很吃亏,大祭司要是进行无差别攻击,他受到的伤害必然最大,若说陨落,也必然是他。

    此战始神保证的好,给予的承诺也极重,可保不齐始神败给了不死,到那时候,自己受伤过重,混战时这些共同对抗大敌之人谁会手下留情?肯定没人,换作他,不背后捅刀子就不错了,现今就是与虎谋皮。

    心中如此想着,口上却道:“老东西,少看不起人,你死到临头了,知不知道?”

    “小娃娃,对老人不敬是会遭到天罚的,你曾掌握天罚,想必知道威力,那等力量,众生也要颤栗。”大祭司似乎有什么依仗,明明身陷牢笼,在七神和五行兽围困之下难以挣脱,可偏偏一副指点江山,谈笑风生模样,他就这么有把握?

    最让始神忌惮的魔战体正和毁灭之体和天绝古尸打的不分你我,根本停不下来,谁还能闯入此界?

    众人正想着,一柄刀尾随而至,大祭司看了一眼,笑道:“你们看,它进来了,没惊动任何人。”

    “一柄刀而已,有什么威慑力,我一剑就能毁了他。”断章义不屑道,都不正眼去看,他自信手中祭炼之剑可与天地至宝争锋,除了古祭坛、天荒塔、道印之外,其余所有皆不入眼。

    “是吗?我看未必。”邪魅一笑,天地失色,五彩结界微颤了一下。

    “是不是不必向你证明,我心明白就可以了。”断章义淡淡道,对于此剑,他相当自信,剑出必见血,当今值得他出剑的只有三人,那便是大祭司、始神和不死。

    “光有自信是不够的。”李里难得说了一句话,李力点头应道:“对!自信不等于实力。”说完之后,两人同时含情脉脉望向邪魅不愿转头,结印速度都变缓了几分,星盘一震,差一点分崩离析。

    邪魅以无辜的眼神向几人表示抱歉,李力、李里二人向来如此,谁知今天不分场合也要表达一下爱慕之意。

    除却冰女笑盈盈之外,断章义和兽神以及雷神一阵白眼。

    魔战体如陨石坠地,落到三山世界,这一刻无任何东西守护的三山世界彻底崩毁,下方的尸骸浮现,如此之多,简直是尸骨筑起的大地,尸山骨海,怪不得三山不生张一草一木,这干枯尸骨上要能生长出东西了倒真是奇事。

    此处埋葬了狂战一族大半族人,战士全部战死,而老弱妇汝也被无情抹杀,这一幕震惊了冷天绝,同时心中莫名悲痛万分。

    冷天绝有一种感觉,他诞生于此地!这是他的家,难以割舍,无法忘记,直至战死还心存希望的最后一分净土。

    “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离我而去,现在又回来,让我记起他们离我而去!”冷天绝痛苦咆哮,他知道了自己是谁,此刻心中好恨,当时若是强大,岂容他人辱我一族!

    千百万年来,大祭司承受了怎样的痛楚?空有一身修为,却眼睁睁见着族人全灭,死伤于此,他们都死在神圣的祭坛和神一样的大祭司脚下,仙山在那一日都被染成血色。

    那一日,血光冲天。

    那一日,怨灵哭天。

    那一日,伏尸百万!

    那一日是民族之殇,大祭司心中永远的痛,不然他何至于一坐千万年,守护着族人?

    冷天绝明白这一切,可是心中对大祭司仍有责怪与敌视之意,他是大祭司之外第一高手,抵挡敌人无望,前来求助,带着整个族群,不顾族规,在非祭天之日来到仙山,只为那心中的神解救他的信徒,可惜一切愿望也都破灭了。

    那高高在上的背影并未出现,哭喊杀声震天,仙山冰冷依旧,那一刻,魂未灭,心先死,人未败,身已亡!

    “你是我狂战一族最强者,当引领我等战败强敌!”魔战体开口道,话很生涩,却字字铿锵,落入天绝古尸心间,使之波澜起伏,再也平静不下来,冷天绝抬头看着陷入沉思的魔战体,道:“你是谁?!”

    “我是?嗯?你们叫我战皇,我是你们的始祖!”魔战体喃喃,眼底变的迷茫。

    冷天绝一指悬在头顶,一直被人忽略的仙山,道:“那之上那人又是谁?”

    “是谁呢?他又是谁呢?”魔战体苦苦思索起来,看得出他很努力,气息紊乱的吓人。

    林之森一步而来,拳头轰向魔战体和冷天绝,二者不约而同出手,不耐烦道:“滚开!”

    “是对我说的么?”林之森突然诡异一笑,冷天绝和魔战体充满力道,能重创神境的拳头被毁灭之体一左一右抓住,以一敌二,纹丝不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