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章 痴心妄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第一百六十章 痴心妄想

    “主公何出此言!”

    太史慈听后,精神一震:“主公果是完成承诺,子义又岂是岂主求荣之人?必相随至终!”

    “……好!”见没有激得太史慈直接应是,反而还是提出要完成承诺,司马寒不由有些失望。

    “不过,本也我也没打算靠画一张饼,就解决他这问题……”当下见着这一番交谈有效,司马寒其实还是颇为满意,明白接下来,就只需用行动证明自己这些话,并非虚言了。

    加上这时说了许久,也有些的乏了,当下就住了口,向后一靠,打算停下歇息一番。

    而随着车轱辘滚动,迷糊之中,就听着车夫喊着:“客人,出了郊了!”

    “嗯!”司马寒听着,应了一声,清楚城外十里为郭,百里为郊,这时显然就是入了城郭,于是起身。

    当下又行了数里,就听着动静渐渐大起来,不时有着声响。

    “就到郡城了?没这么快吧?网不少字”听着声响,司马寒奇道:“可这寒风天气,又怎会有人在郭外?”

    当下不解,司马寒顿时就拉开车厢帘子,往外看去。

    于是就见道路两旁,用毛毡搭建了许多小席,其中多设饮食,一伙一伙的聚集着,竟也有着不少人数。

    “今日是本地过节?”司马寒想着,捉摸不透:“不然为何要在这等大风天气,都出郭举办?”

    当下想不明白,就直接问了车夫。

    车夫就答道:“客人必是远道而来,居然不知我下邳浴佛会耶?”

    “确实不知,还请指教!”司马寒诚恳说着。

    “这浴佛会,说来还是笮融国相所创,如今已有三载,说来也是艰辛,”车夫看着路旁人烟,兴致也是渐渐上头,就说着:“第一年初创,郡内信佛者不多,很是潦草。”

    “可到了第二年,情况就是一转,城内千人,搭建浮屠祠,做得极为隆重!”说着,车夫面色渐渐凝重:“而今年是第三载了,不但城内已建数百浮屠祠,五千佛户,更是每日诵读佛经,听闻……”

    司马寒听着这些,早已吃了一惊,见着车夫默然不说,心中清明,就笑道:“你别怕,我就当作趣闻,说的有趣了,待会多与一倍银钱!”

    “那怎么好意思!”车夫听了,口中一转,却是连忙道:“不过确实听闻,今年国相在南方,请来一尊圣僧呐!”

    “圣僧……”司马寒心中默默,就问着:“可知其名讳?”

    “嗯,”车夫小心道:“似是叫帝释尊者!”

    说完,见车内没了回音,幕布也是盖上,似是陷入沉思,车夫也就不再多说,又扬起了鞭子。

    “嘿!帝释尊者……嘿嘿!”

    司马寒在车厢内,消化着这车夫提供的消息,只是满面冷笑。

    太史慈看着,还是首次见到司马寒这样,不由就问着:“主公,何故如此?”

    “你对这佛,了解多少?”司马寒瞄了太史慈一眼,就问着。

    太史慈想了一瞬,发觉毫无印象,顿时惭愧道:“……惭愧,慈知之甚少!”

    “知之甚少……不错了!”司马寒说着,又是一声冷笑:“如今大多百姓,还对此一无所知呢!”

    “那,为何此处……?”太史慈不解道。

    “因为如今,正是佛教大举东传之时,而此处么,”司马寒说着,略微一顿:“算是个重要节点吧!”

    “佛教?莫不是与那汉中张鲁的‘五斗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