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身体很痛。全身热的发烫。眼睛像是粘住了似的,怎么也睁不开。

    耳边隐隐听到一声声低低的啜泣,像是女人在哭。然而身体的折磨容不得我多想,终于承受不住又昏睡了过去……

    一阵嘈杂的声音穿入耳膜,意识在各种诸如“部长怎么了”, “手冢生病了,大家不要吵他。这里是医院,你嚷嚷的那么大声是想被扔出去吗” ?“小手冢情况严重吗” ?“喵,没想到手冢也会生病啊”!之类的交谈中渐渐恢复。

    正当我努力地想醒过来弄清情况的时候。刚刚的那一场喧闹却像一阵旋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周围瞬间突兀的安静下来,变得毫无声息。

    虽然眼睛还未睁开但我先闻到一股很重的消毒水的味道。根据十几年药罐子的经验,我敢打赌,现在一定在某间医院的病房里。

    果然一睁眼就先看到雪白的天花板和挂着的点滴瓶。抬起手臂,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我有些发愣。不是好不容易晒成蜜色了吗?怎么就一下回到解放前了呢!

    边想着,边挣扎着要坐起来。不成想,左面一个男人小跑了过来,轻轻地扶住我,小心翼翼的给我后腰垫了个靠枕。还走到床前把病床摇了起来。

    我仔细观察着他,不由得心下赞叹。出生军政世家,自有一套识人的本事。不敢说见过精英无数却也不少,像这样一打眼过去就让人欣赏的还真的不多见。

    一身纯黑绒质手工西装,皮鞋擦的水亮。是个重视形象和细节的人。

    大概185公分左右,身姿挺拔,随意的站姿却有种不动如山的气势。

    再往上看,一头黑发,刘海服帖的垂在额前。年龄大约三十六七岁,典型的凤眼,浓眉,很是英俊,不过周身严肃的气息总是容易让人忽略其容貌上的优势。紧抿的薄唇,略嫌深的法令纹无不在在的显示出这是一个惯常发号司令的人物。

    虽然表情严肃,但是男人眼中有着不容错看的温情和担忧。我认识他吗?那样发自内心的温柔关怀,除了年幼时在爷爷身上,我还从没在第二个人身上感受到!

    “已经醒了吗?喝些水。”说着话的时间,已经倒好一杯水端到我面前。生涩的殷勤和语言的匮乏(呃,或者可以称之为简洁)是那么的矛盾,可是我就是知道眼前男子对我是极为关心的,只是也许长久以来习惯感情内敛已经不善于用语言去表达了。

    点了点头,接过水杯,优雅的小口抿着。md,明明嗓子已经快要冒烟了,只想抱起来牛饮一番。无奈从幼年时就被逼着日日练习那些所谓的礼仪,它们已经化作习惯被深深刻进骨子里了。此刻有陌生人在前,哪怕是渴死身体也是绝对无法做出失礼的行为的。真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男子又接着说:“你住院的这几天,你学校的队友每天都有来看你。今天刚来过,看你没醒过来就离开了。那个窗上的仙人掌就是他们送来的。”

    队友什么队友正在思索时突然听到一声,“太大意了,国光!我教你严格要求自己,可不是让你自虐的。凡事都要有度,过犹不及,真出了事情,你让爷爷和你父母怎么办?”

    此时我才惊觉到病房内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循声看过去:一个年约六旬头发花白的老者,此刻正端坐在病房的沙发上,脊背直挺,没有一丝塌陷;肩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