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显德帝神色坚定而又虔诚,脚步沉稳,好似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一般,因为他已经为百姓们撑起了一片天,无数见到显德帝的百姓,心里都莫名踏实了不少。

    这已经不是显德帝第一次去天坛求雨了,但这一次,却是规模最大的求雨仪式。百姓们也有幸见到了皇帝,一个个都激动不已,显德帝所过之处,百姓们都跪下来高呼万岁,有的甚至激动地大哭,觉得立即死了,也不枉此生了。

    百姓们对于天子原本就是敬畏的、惧怕的,但是,因为显德帝在京城百姓们心中,的确是一位爱民如子的好皇帝,所以,除了恐惧之外,他们更多的却是感动、敬重、崇拜等等,这番略显夸张的表现,大都是发自真心的。

    然而,在人群中,却也有些人,宛如毒蛇一般,用仇恨且阴冷的目光看着显德帝,神色晦暗不明,在周围人都陷入狂热的时候,这些人为了不被突显出来,也不得不随着周围的人一起“发狂”。

    原本他们还有心思想要刺杀皇帝,但是,看到皇帝身边这么多人保护,周围这么多百姓的时候,就退缩了,他们很清楚,如果现在冲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他们甚至连皇帝的一根头发都摸不到。

    有些人很不甘心,这是他们第一次离皇帝这么近,却只能用眼睁睁地看着皇帝离开。

    一个一脸黝黑三十出头的男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袖口里划出一柄短剑,身形一动正要上前,就被人伸手给按住了。

    按住他的人,比他年轻一些的儒雅男子,二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像是个读书人,气势却很很强,他神色严肃地对他摇了摇头,张口说道:“稍安勿躁。”

    他的声音很小,加之周围呼喊“万岁”的声音很大,所以,对方根本听不到,但是却能看懂他的口型,倒也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却依旧不肯放弃,眼睛通红地看着离他越来越远的皇帝,就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压制。

    年轻男人的神色瞬间严厉起来,声音也大了一些,道:“佛母只是让我们来探探路,可没让我们动手,报仇之事,佛母自有打算,难道你想要怀了佛母的计划?”

    脸膛黝黑的男人闻言,心中挣扎了许久,又看了看已经看不到身影的皇帝,到底还是放弃了刺杀,因为他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只能收回目光,恶狠狠地看着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却是不以为意,轻轻一笑道:“你以为我不想报仇?我的那么多属下还有家人兄弟,都死在狗皇帝的首领,我比你更恨他。但我却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就只剩下这点人了,可经不起折腾了,万一我们死了,以后谁替兄弟姐妹们报仇?白莲教可不能毁在我们手里。”

    “可是,错失了这一次,我们以后想要再碰到这样的天大的好机会,可就难了。”黑脸汉子不满地说道,在他看来,年轻男人就是太磨唧了,这样什么事都干不成。

    怪不得有句话说,书生造反,三年不成。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偏偏佛母十分重视他的话,将他当成自己的智囊。

    年轻男人闻言也不在意,反而自信满满地说道:“你就放心吧,佛母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今天,必定是那狗皇帝的死期。”

    只要皇帝死了,他们白莲教的仇也算是报了,而且,朝廷甚至全国上下,都会发生混乱,那时候,就是白莲教发展宏图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年轻男人的眼睛,顿时亮如繁星,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仿佛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他们要奋起一搏,只能成功,绝不能失败。

    可惜,黑脸汉子却没他这么乐观,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冷笑着说道:“就凭那个女人?她行吗?无勇无谋,还不会功夫,只有那么一张脸,将一切都压在她身上,你们疯了吗?”

    佛母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年轻男人不赞同地说道:“你可不要小瞧女人,多少男人都是栽倒了女人身上,就连那个狗皇帝,不也是独宠皇贵妃吗?也幸亏他是个痴情种子,要不然,哪有我们的机会?”

    说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嘲讽,一丝冷笑。

    见黑脸汉子还是不以为然,年轻男人也不耐烦了,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说道:“你想要送死,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我警告你,不要因为自己的冲动,就坏了佛母的大事,否则,你也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义。”

    黑脸汉子这才作罢,只是看他的神情,似乎仍然是不服,不过年轻男人,却已经不想再解释了,黑脸男子若是敢此时动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显德帝到了天坛之后,跪下祈祷,上香,又向上天叩头四次,文武百官列队战力在南墙之外,当显德帝跪拜时,百官也依样跪拜。

    行礼完毕之后,显德帝又召集大学士,六部尚书等高级官员发表训辞,又下旨告诫贪赃枉法,酷害百姓的官吏必须悔改,若有违抗者,严惩不贷,命令受灾地区免征赋税一年。

    仪式结束后,显德帝拒绝坐御轿回宫,依旧步行回宫,当到达大乾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因为干旱未下雨的缘故,天气也比较炎热,不只是显德帝,所有人走了那么远的路,都大汗淋漓,但是因为皇帝在场不敢失仪,甚至都不敢擦汗。

    大乾门和正阳门之间,有一个方形广场,名叫“棋盘街”。平时本是闹市,只是今天,却十分清净。大乾门外有下马碑,在此处,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内门就是皇家御道,除了皇帝、皇后、皇太后的龙车凤辇之外,其他人只能步行通过。

    不过现在,却是又加上了一个皇贵妃。

    此时,队伍尚未解散,大乾门内来了一行人,看凤辇还有依仗规格,不用多想,就知道是皇贵妃来了。

    如今,宁皇后被废已死,于太后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咽气,除了皇贵妃,皇宫里也没女人有资格坐轿过来了。

    显德帝看到熟悉的凤辇,眼神顿时柔和了下来,但同时,也闪过一丝意外,凤辇刚刚停下,显德帝就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不在宫里好好歇着,过来做什么?”

    “妾身不放心陛下,便自作主张过来接陛下了,陛下不会怪妾身吧?”凤辇里的人带着一丝好似撒娇似地口吻说道。

    她的声音柔和,极为动听,虽然是请罪的话,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子亲昵,就像是开玩笑一般,显然跟显德帝感情极好。

    但显德帝听了,却是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头,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仔细一想,却又察觉不到什么不对,以为自己是多想了,又舒展了眉头,原本还想要跟她说点亲密点的话,但是,场合不对,也只能收敛神色,说道:“这次就罢了,下不为例。”

    “我就知道陛下对我最好了,那妾身就先谢过陛下了。”凤辇里的人略显调皮的说道,透出浓浓的亲近之意。

    然而,显德帝听之后,眼神却是微微一闪。

    婉儿比较爱面子,而且脸皮薄,别管两人私底下有多亲近,但只要是在外人面前,她就会一直规规矩矩的,从来不会跟他打情骂俏,故作亲昵,反而,若是他有什么亲密动作,她就会十分不自在,做点什么亲近动作也遮遮掩掩了,更别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他撒娇了。

    但是,听苏婉的声音,却没有什么破绽,所以,他也只是有几分怀疑而已,毕竟,人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看皇贵妃身边的宫女太监,也基本都是熟人,这让显德帝心头怀疑,又去了几分。

    就在这时,侍立一旁的彩月,正弯腰扶着皇贵妃的手走出来。

    皇贵妃身着凤袍,头上戴着垂珠大凤钗,身段纤细婀娜,纤腰不盈一握,尽管多年过去,容貌依旧美貌如昔,好似时光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半分痕迹。

    显德帝见到她的一刻,就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唇边的笑意也扩大了几分。

    然而,当显德帝跟皇贵妃四目相对的时候,却是忍不住一怔,脚步一顿,脸上的笑意也骤然僵住了,在无人看得到的地方,他衣袖下的拳头突然死死地握了起来,眼神在微不可查地在皇贵妃的小腹上停转了转,又扫了周围伺候的宫女太监一眼。

    皇贵妃下凤辇的时候,众人纷纷向她行礼,齐声道:“拜见皇贵妃娘娘,娘娘千岁。”

    皇贵妃却是没有察觉显德帝的不对,她环视了一周,含笑让大家免礼,就扶着彩月的手,向显德帝走来,看向显德帝的眼睛里,含着丝丝情意。

    显德帝的脸色却一下子沉了下来,脸上的笑意温情尽失,反而带着一丝冰冷而又残忍的弧度,他突然抬起手来,向前一挥,道:“来人,将这群冒充皇贵妃的反贼全部拿下!”

    周围那些亲卫军可不是摆设,均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武艺高强,反应迅速,显德帝话音刚落,这些人根本连犹豫都没有,就杀气腾腾地抽刀而上,捉拿一众反贼。

    此时,皇贵妃,不,应该说假皇贵妃,突然大惊失色,脸色苍白如纸,双腿一软,竟是吓得跌坐在地,蜷缩在瑟瑟发抖,哪还有半点皇贵妃的威风。

    她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明明之前还好的,甚至连皇贵妃的贴身大丫环,都表示她现在跟皇贵妃九成九的相似,足以以假乱真,就算是她,一时半会也认不出来,怎么会被皇上一眼看穿了呢?

    而原本扶着她的“彩月”,脸上却是闪过一丝狠辣,突然从衣袖中抽出一柄短剑来,向显德帝刺去,而此时,她们距离显德帝也不过十步远而已,与此同时,原本围笼在凤辇周围的那些“宫女”“太监”,也纷纷手持兵器,皇帝刺了过去。

    可惜,尽管距离皇帝这么近,他们却还是被一众亲军护卫挡在了外面,自顾不暇,根本靠近不了皇帝,这让这些反贼越发疯狂了。

    “护驾,快护驾!”大臣们见状,也不忘记刷存在感,一边急切高呼,一边围拢在显德帝周围,保护陛下。

    显德帝却是不闪不避,镇定如山,眼前这点小阵根本不值得他动容,他的目光,却落在那个假皇贵妃身上,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强烈的杀意。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女人,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段,都跟皇贵妃很是相似,可惜,就如同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片叶子一般,也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人,模仿地再像,赝品还是赝品。更别说,对方还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皇贵妃怀孕了。

    因为还不到三个月,根本没有声张,知道此事的人,寥寥无几,显德帝打算,旱灾过去之后,再公布这个喜讯。

    所以,在他听到皇贵妃来接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道不对了。

    因为婉儿就算再担心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的,毕竟还没有坐稳胎,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何况,怀孕之人的动作,跟普通人也不一样,总会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小腹,身上会有一股孕味,行为动作自然跟以前不同,偏偏眼前此人,却是半点动作也没有,所以,尽管她对皇贵妃的一些小动作,小细节,模仿地惟妙惟肖,显德帝也一眼就看穿了。

    当然,就算除去这一点,显德帝也不会认错自己所爱之人。

    在他眼中,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

    只是,让显德帝真正起了杀心的,是这个女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对于皇贵妃的那种熟悉。

    若不是皇贵妃亲近之人,绝对不会对她了解地如此详细,连她的一些小动作,都清清楚楚。

    此时,显德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前段时间,已经成为福王世子侍妾的菡萏,被白莲教的人抓走了,至今还没有下落。

    梁宏敢百分百肯定,眼前这个冒牌货,跟菡萏那个贱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想到她再次背叛了婉儿,显德帝就悔不当初,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给她活路。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这些反贼就被活捉了,像是拖死狗一般拖到显德帝不远处,押着他们跪在地上。

    显德帝淡淡吩咐道:“他们肯定还有同党,封锁城门,全城搜捕,务必将逆贼一网打尽。”

    “是,陛下!”立即就有亲卫军带队下去,捉拿反贼。

    此刻,显德帝的威望在京城里已经达到了极点,所有的京城百姓都将会是他的眼线,想要抓住几个逆贼,易如反掌。

    假皇贵妃,也就是孙素颖,被反绑起来,跪在地上,此刻她那张绝色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涕泪横流,偏偏她还穿着皇贵妃的服饰,长着一张跟皇贵妃相似的脸,让显德帝看了心里十分膈应,就像是刚刚吞了一只苍蝇一般。

    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对皇贵妃的侮辱。

    偏偏孙素颖回过神来之后,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向显德帝求饶道:“皇上救命啊,民女冤枉,民女不是有意冒充皇贵妃娘娘,都是白莲教的佛母逼我的,白莲教见我长相跟皇贵妃娘娘有些相似,抓住了民女的家人,用家人威胁民女,民女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求皇上饶命啊!”

    听到孙素颖的话,那些被抓起来的白莲教教众,都对她怒目而视。

    显德帝压下心中的杀意,问道:“皇贵妃的这些习惯,到底是谁教给你的?”

    孙素颖战战兢兢地说道:“民女也不清楚,只听别人喊她菡萏姑娘。听说,她以前是皇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

    “那她现在人呢?”显德帝说道。

    “菡萏姑娘已经……”

    然而,孙素颖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一旁的“彩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