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彩月”给打断了,说道:“皇上不必为难她了,她什么也不知道。只要皇上肯放过我,我就告诉皇上菡萏的下落,如何?”

    显德帝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彩月”的身上,她跟彩月的容貌,只有五、六分相似,而且还是易过容的,只是身形跟彩月颇为相似罢了,但是,她身上却没有“彩月”那种恭谨和柔顺,一双眼睛看向显德帝,没有一丝卑微。

    然而,“彩月”话音刚落,就被杨永给呵斥了:“放肆!不得对皇上不敬,想要跟陛下谈条件,你也配!来人,掌嘴,给咱家教导教导她规矩。”

    话音刚落,押着“彩月”的一名护卫,立即抬起手来噼里啪啦扇了“彩月”几巴掌,将她的脸都打肿了。

    “彩月”好似根本没料到自己竟然被人给打了耳光,神色间满是不可置信,眼中闪过一丝浓郁的杀意,那一瞬间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极为惊人,让显德帝的心里顿时闪过一丝忌惮。

    而就在这时,“彩月”忽然挣断了身上的绳索,原本押着她的两名护卫,被她随手两掌拍了出去,但是,却有越来越多亲卫军涌了上去,围剿“彩月”。

    “彩月”就算功夫再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便显露败绩。

    此时,孙素颖眼睛突然转了转,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对显德帝说道:“皇上,菡萏姑娘已经白莲教的佛母给杀了,‘彩月’就是白莲教的佛母,刚才假意被抓就是为了刺杀陛下,陛下可千万不能让她逃脱了。”

    显德帝闻言一愣,没想到那个假彩月便是吕月娥,既然如此,那就更加不能放过她了,其他人不用皇帝下令,也知道该怎么做,手底下的招式越发狠了。

    然而,就在“彩月”被擒的那一刻,被抓起来的人中,一名小太监打扮的人,突然抬起头来,嘴巴一张,吐出一个一指长的小竹管来,使劲一吹,乌黑发亮,且密密麻麻的细针瞬间刺向显德帝,而他自己,则是七窍流血,口吐白沫地倒了下去,竟是死透了。

    “保护陛下!”杨永见状大惊,竟是奋不顾身地挡在了显德帝跟前,不只是他,还有一些亲卫军,连暗卫都及时出现了,将刀剑舞得密不透风,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毒针还是被挡了回去,但也有人中了了毒针,直接就倒下了。

    所幸,陛下没事。

    与此同时,佛母吕月娥也被抓住了,身受重伤,浑身是血。

    尽管如此,显德帝的脸色却依旧不好看。

    此时,有一名大臣上前一步,躬身说道:“陛下,白莲教逆贼在今天祭天时被擒,就说明此乃天意,不如他们来祭天求雨,说不定事半功倍。”

    也就是要用大火焚烧活人祭天。

    有人附和,有人反对,觉得此举,实在太过残忍,不符合陛下仁君形象。

    但是反对的却是少数,绝大多数大臣,觉得此举可行。

    一来,可以祭祀求雨,二来,也是个震慑作用。

    白莲教做的事情,大臣们都看在眼里。大发国难财不说,还趁火打劫,抢夺百姓们的救命粮,三番五次地刺杀皇帝,最后,甚至还扯旗造反了,简直罪无可恕,便是凌迟处死,都算是是便宜了他们。

    那位大臣说的对,既然上天安排白莲教逆贼在今天被擒,便说明这是天意,他们祸害这么多百姓,被就该死,让他们死得有意义一些,这也算是恕罪了。

    何况,以“人牲”祭天,自古有之,这来祭祀之人,又不是普通百姓,而是本来就是犯了重罪的死囚徒,有何不可呢?

    “准奏!”显德帝沉吟了一下,到底还是同意了。

    若是,有人说他是暴君,只要能求下雨来,他也认了。

    何况,他本人也深恨白莲教。用这种方法打击白莲教的嚣张气焰,正合心意。

    听到显德帝的话,被抓住的白莲教徒,包括吕月娥在内,全都呆住了,他们想过自己肯定活不下去,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当成祭品给烧死。

    有些人受不了,想要自杀,免得到时候受烈火焚身之苦。

    不过,他们早就被控制住,下颌被卸,身上的东西也全都搜光了,身上藏的毒,还有兵器都被搜了出来,就连想要咬舌自尽,都不可能。

    这个祭品,他们是当定了。

    这些白莲教徒,终于感到害怕了。

    有人突然挣扎起来,激动地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为下颌被卸掉,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至于孙素颖,虽然助纣为虐,但因为并非白莲教徒,也算是受害者,因此免遭一劫。

    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这一辈子,恐怕都要在牢狱中度过了,显德帝更是让人毁了她的脸,不过,她的家人却得救了。

    但孙素颖已经满足了,这比她想象中的结果还要好一些,至少她没有被充入教坊司,家人也保住了,反正她也没办法嫁人了,这等容貌反倒是祸害,毁了也没什么。她如今落到这等下场,不就是因为这副容貌惹的祸吗?

    而皇上也不可能让她顶着一张类似皇贵妃娘娘的脸去伺候人,毁了倒好,至少可以保留一条小命。

    没两天,白莲教残余势力全部被清除。

    显德帝再次祭天求雨,登祭坛祷告,祷告完毕后,吕月娥等人被困在柱子上,周围堆满了干柴,命左右点火,吕月娥连同其他白莲教徒立即淹没在火舌中。

    当一切终止的时候,久旱的天气突然大变,一场大雨骤然倾盆而下。

    大雨下了三天三夜,这才停了下来。

    一场干旱就这么结束了。

    原本还对显德帝此举颇有些微词的几个大臣,也闭上了嘴巴。

    民间一片感恩戴德。

    当知道因为白莲教的反贼,被当成祭品烧死之后,干旱才终于过去,这让一众原本曾经信仰白莲教的信徒们,也都清醒了过来,再也不敢信奉什么无生老母了,就算无生老母是个神,也是邪神,不然怎么一烧死佛母,干旱就过去了呢!说不定这干旱,就是白莲教带来的,圣上说的果然没错,白莲教就是反贼,是邪教。

    从此之后,民间对于白莲教是讳莫如深,此后上百年,白莲教都没有冒头,因为信徒根本就发展不起来,白莲教是邪教这一概念,将爱之深入人心。

    久旱之后必有大涝,这次也不例外,而且经常伴随着瘟疫。

    所幸,防疫手册早就已经推广开来,又有“急救三宝”,瘟疫很快就控制住了,当苏婉怀孕五个月的时候,灾情彻底结束了,最让人振奋的是,因受灾而死的百姓并不多,比往年不知好了多少倍,并没有出现大规模死亡的情况,瘟疫也没有流行开来,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显德帝所做的一切,没有白费。

    然而,当一切结束之后,显德帝却得了急症,突然病倒了,而且病情来势汹汹,凶险万分。

    依照太医的说法,是陛下这两年操劳过度,为了百姓,为了这个国家,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与精力,虽然一直都在进补,但终究只是杯水车薪,以前是凭着一股子信念在支撑,如今,事情解决了,他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若是陛下这次挺过去,以后精心调养之后,还是能够恢复健康,若是挺不过去,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其实,就算太医不说,苏婉替显德帝把脉之后,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只是,以她的医术,对于梁宏的病情,也是无能为力。

    苏婉立即派人去请了通禅师。

    了通禅师医术高明,说不定有办法。

    可惜,让苏婉失望的是,了通禅师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不过,了通禅师还是安慰了苏婉几句,说陛下是真龙天子,受上天庇护,福泽深厚,不是短命之相,让苏婉放心。

    了通禅师是出家人,不打诳语,何况,他也的确有真本事,上次苏婉能够醒过来,还多亏了他,对于他的话,苏婉倒是深信不疑,虽然还是担心,但到底平静下来了。

    而且,越是这种时候,她越是不能慌乱,越是要冷静,镇得住场子,她要守住他们的家,守住梁宏的一切,她不想让梁宏醒来之后,看到皇位已经易主。

    虽然,苏婉极力封锁显德帝病重的消息。

    然而,显德帝昏迷三天之后,还是有人坐不住了,开始来苏婉这里时试探消息,苏婉打起精神应对,没有让任何人见到显德帝。

    大臣也有人蠢蠢欲动,所幸,内阁的几位阁老都很给力,还能压得住场面,但是,如果陛下还是醒不过来的话,他们也坚持不了太久。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

    若是陛下真醒不过来,就算是他们,也要想着另立新君了。

    然而,陛下之前并未册立太子,这新君之位,到底会落到谁头上,还真不好说。

    其实,大臣们都清楚,陛下中意的人是九皇子,话里话外都是想要立九皇子为太子。但是,九皇子现在毕竟太小了,只不过才七岁而已,而大皇子,却已经是十八岁了,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再加上他的外家,理国公府在后面运作,渐渐的,支持大皇子上位的越来越多。

    不过,大家到底都在顾忌皇上的身体,说不定什么时候陛下就醒过来了呢,所以,都不敢将这件事放在明面上,表面上还算平静。

    苏婉知道,这平静只是暂时的,如果陛下不能够及时醒过来,这平静的假象,立即就会被打破。

    这几天,内阁首辅张文和也跟苏婉见过面,张阁老一直都十分看好九皇子,陛下不止一次地说,要让张文和做九皇子的太傅,因为张文和还有一个太子太傅的头衔,显德帝的用意,不言而喻。

    张文和见苏婉,就是想要苏婉做好准备,若是陛下真得不行了,就只能让九皇子登基为帝了。

    张文和很清楚,大皇子并不适合做皇帝,他做皇帝,也违抗了陛下的本意。

    苏婉根本不想做这种最坏的打算,但她也很清楚,她若是想要保住母子三人的性命,就不能不争。一旦大皇子登基,胡妃肯定不会放过他们母子三人。

    因此,她只说,她可以同意立九皇子为太子,但是,让九皇子登基免谈,她相信陛下一定能够清醒过来。只要陛下还有一口气在,她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登上属于他的皇位,就算是她的儿子也不行。

    为此,她还在勤政殿特意召见了几位大臣,争取他们的支持。

    定远侯府,灵璧侯府自然不必说,他们是坚定地站在她这一方。还有英勇伯傅黎,昌武侯霍渊,她都亲自见了一面,跟他们谈了谈。

    傅黎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但是,他也说清楚了,他的一切都是陛下给的,只效忠于陛下,一切按照陛下的旨意行事,陛下有意立九皇子为太子,他自然就帮扶就皇子。

    苏婉对于傅黎的选择,并不感到意外。

    然而,对于霍渊,她就没那么有信心了。

    她不知道,霍渊心里,是不是恨着她,恨着陛下。

    毕竟,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这无关于感情,关乎于男人的脸面和尊严。

    苏婉其实并不太想见他,两人相见,到底会感到有些尴尬,但是,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见他一面。

    为了不让陛下醒来误会,或者传出不好的流言,她并没有挥退宫女太监,而且,东厂提督杨永,还有御马监掌印太监,这些可以信任的大太监,也都在一旁,并没有私下里偷偷见霍渊。

    几年过去,霍渊变化也不是太大,只是微微蓄了髭须,此时,他正是属于男人最富有魅力的年纪,看起来更加成熟,也更加严肃了。

    怪不得那苏清雪对他越来越上心了,整天跟府里的几个妾室争风吃醋,也没见霍渊怎么管,只有看她们闹得太过了,才会出手镇压。

    霍渊倒也降服得住苏清雪,一向刁蛮泼辣的苏清雪,见了霍渊,就跟被驯服的家猫一样,服服帖帖的,老实的不得了,这真是让苏婉想不到。

    苏婉没有特意打听过霍渊的情况,但谁让她有陈雅琴这个消息灵通的姐姐呢,每次听到昌武侯府的囧事,她都要拿出来乐一乐,因此,苏婉对于霍渊的事情还算熟悉。

    霍渊向苏婉行礼之后,恭谨垂眸问道:“不知皇贵妃娘娘召见微臣所谓何事?”

    苏婉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本宫确实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跟请侯爷帮忙,当然,如果侯爷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听到苏婉的话,霍渊眼皮一动,微微抬起头来,看了坐在宝座上的苏婉一眼,不过,很快就垂下了眸子,说道:“娘娘但说无妨!只要微臣能够办得到,定然不会推辞。”

    苏婉闻言微怔,霍渊回答得太快,倒是让人觉得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但苏婉却听到了他话里的认真和决心。

    ------题外话------

    让亲们久等了,orz,吐血~我把这几天当假期来过了,玩疯了,拖延症要不得呀~写完结局就剁手,明天就是大结局(下)了,幸运的话,明天早上就能看到了,俺今天熬夜也要写完~默默爬走…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