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0|大结局(本章又名男主只有一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究竟要怎样才可以做到在那样的时候还能够那么冷静?”

    “当我对自己抱有很大的信心也认为自己足够强大却还是失败了很多次的时候,我就能做到了。 我知道失败的滋味,我对它并不感到恐惧。但我依旧渴望胜利。”

    “即便那是欧冠决赛上的失败吗?”

    “是的。”

    “可你得知道,这可能是你在挂靴前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夺得金球奖的机会。”

    金属的小勺子搅拌咖啡的时候发出了轻轻的声音,坐在对面的那个金发的日耳曼人在听到女声所说出的“夺得金球奖”后不禁笑了起来,他那绿色的眼睛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显得颜色更浅了。但是当那样的一双眼睛带着淡淡的宠溺与无奈,温柔地看向某个人的时候,它会变得……非常非常的性.感。

    “今年的德甲冠军是拜仁,伊蕾。”

    当赫尔曼说起今年的德甲冠军时,两人的表情就都变得……十分奇妙。

    “嗯,虽然今年你们在欧洲冠军联赛拿了冠军,可你们仍旧只在德甲联赛排名第三。”

    才绷着自己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话,伊蕾就再绷不住地笑了起来。好一会儿之后她才调整回来道:“好吧好吧,这种事在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拿了欧冠冠军却没能拿到国内联赛和杯赛的冠军也的确是金球奖评选上的一个很大的减分项。”

    在赫尔曼抬了抬眉毛对伊蕾笑着点头的时候,伊蕾就又说道:“那么这个赛季的德甲联赛第三拿了欧冠冠军,联赛第四拿了欧联杯冠军,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展望一下明年的勒沃库森?”

    今年的德甲联赛排名第二,德国杯亚军的勒沃库森。

    在神秘且拥有着奇妙的风情的南美洲大陆上,即便是在七月他们的冬天,这里的阳光也依旧明媚。只是和这里的夏天比起来,冬日的阳光会更加的温柔,也让你更加地爱它。

    而此时,两人就在巴西圣保罗的一条小街上。一家咖啡馆的女主人在外面的小街上摆出了四张桌子。由于这条有着坡度的街道很窄,因此她摆出来的桌子也就只能让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

    现在,伊蕾和赫尔曼就占了这四张桌子里的一张。在他们的桌子上摆放着茶和咖啡,以及一些简单的小食。

    正当两人说起在今年的联赛上排名比他们都高的勒沃库森时,一边玩着球一边从小坡上冲了下来的几个小孩踢起的皮球就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砸了过来。

    面对着那个方向的赫尔曼看到了这一幕,只是在与伊蕾说话的间歇伸出脚,这就坐在椅子上轻松地截下了这一球,并在停球后把它定在脚下,再在这群本以为自己闯了祸的小鬼跑过来的时候单手拿起球,向着他们丢了过去,并在同时说出了嘱咐:

    “在路上玩球的时候,小心点。”

    赫尔曼是用英语说出的这句话,但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那群小孩子显然只是一脸的迷茫。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伊蕾有些有些忍俊不禁,于是她转过身对那群小孩子一半是西班牙语,一半是葡萄牙语地说道:

    【在路上玩球的时候,小心一点。尤其是在你们知道这一带会有咖啡馆的桌子的时候。】

    这一回,那群长得黑不溜秋的小孩子们就都听懂了!但是在那之后,他们互相间交流起了意见,而后一个黑小子就一点也不怕生地跑了过来,跑到伊蕾的面前问道:

    “你能让那个金发的陪我们一起玩会儿球吗,女士?他和赫尔曼长得好像!”

    听到这句话,伊蕾也不急着回答,而是转回头勾起嘴角看向已经从那个黑小子的口中听到了自己名字的赫尔曼……

    这里并不是对于球星的追逐就好像是在追逐某位明星的欧罗巴。那些在欧冠赛事上星光熠熠的球星们对他们来说都很遥远。通常来说,他们都只会牢牢记得那些从南美走出去的,在欧洲赢得了光辉荣耀的球员们。

    因此那些只是因为喜欢而在街道上追逐着破旧的皮球,根本想不到那些遥远梦想的小孩们可能只是曾在电视上看过一次赫尔曼的样子,并且根本不能将他的样貌记得很清楚。

    但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在弄明白了这群小孩子们想要的是什么之后,赫尔曼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并把它交给伊蕾。这仿佛只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动作,连带着接住了这件外套的伊蕾也是一样。可是在伊蕾接过赫尔曼的外套时,这个日耳曼人就趁她低头不注意的时候俯身亲了她的脸颊一下,而后在她还没能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走走向了那几个小孩子。

    于是这位才在今年的欧冠赛事上让许多人都被深深震撼了的多特蒙德球星就在那几个身高还没他腿长的小孩子眼前表演起了他的控球绝技。

    脚,腿,肩膀,头,他可以用这些在足球比赛中允许用到的,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来控制球。比起那些南美出生的球员,他的控球没有那么的花哨,却是显得更为利落,并且也足够的好看。

    六七个小孩子一起去抢赫尔曼的球。却是怎么样都抢不到。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小家伙们还能足够遵守规则。但是到了后来,怎么都没法抢下球的小鬼们没了耐心火气上来,这就扒住赫尔曼腿的扒他的腿。抓他手的抓手。还有的甚至直接跳起来要抱他的腰!

    一开始的时候,伊蕾还只是站在那张桌子的边上抱着衣服好好地看着赫尔曼和那些小孩子们一起玩球,但直到后来,她是真的笑的都快直不起腰来了。

    被这些小鬼们弄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的赫尔曼让球落了下来,并在要把球还给他们的时候下意识地看向伊蕾。在两人的目光相触时,刚才还笑的不行了的伊蕾这就停下了笑,而后在赫尔曼看着她露出了那种经过了时间沉淀后的,温柔的笑意时一下有些抵御不了那些地偏过了脸,并直接抱着赫尔曼转头就走了。

    看到这一幕,赫尔曼连忙挣脱开那些小孩子,并用他唯二会说的两句葡萄牙语之一的那句和他们道别,向走了出来的咖啡馆女主人递过去了一张巴西雷亚尔,这就追着前面的伊蕾小跑了几步,并在追上之后犹豫了一下,这才伸出手搂住伊蕾的肩膀。

    当感受到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体温,气息和力量时,伊蕾的身体条件反射般地一个震颤,却在脚下顿了顿之后并没有去挣脱他。

    “你为什么会想要到这里来?”伊蕾这样向他问道。

    赫尔曼说:“欧洲的夏天太热了。而这里正好是冬天。”

    “德国的北部……多特蒙德的夏天也会很炎热吗?”

    这一次,赫尔曼并没有正面回答伊蕾的这个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你会在新赛季接任沙尔克04主帅职位的消息什么时候官宣?”

    与身边的这个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升温成了朋友以上的关系也时常会为那个人的一举一动而感到心动却又犟着一点儿也不想复合的伊蕾并没有将那个问题追究到底,而是回答说:

    “8月4日。在欧洲超级杯结束之后,沙尔克04会宣布在两天后召开一个有重要消息要宣布的新闻发布会……”

    8月2日,

    德国柏林奥林匹克球场。

    “现在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七十分钟了!可是这场比赛在开始之后的走向和我们许多人在赛前所预料的根本就很不一样!事实是今年的欧冠冠军队多特蒙德在遇到本赛季在各项赛事上两次被他们击败的,伊蕾所率领的门兴格拉德巴赫时根本无法发挥出他们进攻端的力量!”

    “莱维尔斯拿球!他被一名门兴格拉德巴赫的后卫用后背几乎是是贴身抵着根本无法使出速度!莱维尔斯推人犯规!主裁判向他出示了一张黄牌!看起来在两次输给多特蒙德之后,门兴格拉德巴赫的代理主帅伊蕾已经找到了针对多特蒙德的打法!今天的多特蒙德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欧冠决赛上十二分钟轰进三球的那支黄黑军团!他们的锋线虽然强大,可是面对今天的门兴格拉德巴赫他们却仿佛完全使不上力!”

    “第七十六分钟,尼斯托尔破门得分!门兴格拉德巴赫2:0领先!”

    “主裁判吹响了示意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时隔六年之后,欧联杯的冠军终于又击败了欧洲冠军联赛的冠军!啊哈!为了安慰多特蒙德的队长赫尔曼,门兴格拉德巴赫的代理主帅伊蕾小姐还对她的这位前男友主动行了一个贴面礼!这可真是太有趣的一幕了!”

    在八月的天里,位于德国偏北部的多特蒙德似乎也并不会让人感到炎热。有这样一栋距离德甲多特蒙德的训练基地并不很远的房子,它的窗帘都被屋子的主人拉了起来,可是窗却没有关上。因此当风将窗帘吹起的时候,你会看到光影的斑驳。

    那就好像情人的轻抚一样。也好像你明明答应了要在比赛后让我在全世界的面前亲吻你,可当我在那时靠近你的时候,你主动搭上了我肩,却只给了我措手不及的一个贴面礼。

    在很多年之后,屋子的主人终于带着最初的时候与他在门兴格拉德巴赫相遇相识的那个人来到了这里。当门被关上的那个锁声轻轻地响起的时候,他就拥着那个人将她抵在了墙上亲吻起她的嘴唇。

    那本是很轻很浅的吻,却一步步地加深,深到让那个被他拥住的人轻轻地推了他两下。可是赫尔曼却并不打算就这样停止。他一手紧紧搂住伊蕾的腰际,另一只手则护着她的脑后,并时不时地用手指摩挲她纤细而敏.感的脖颈,甚至是漂亮的锁骨。

    直到怀里的那个人呼吸急促起来,并且喉间发出了细微的,意义不明的声响。

    或许直到这一秒,他都还扮演着完完全全的,进攻者的角色。可是当他的嘴唇转而讲湿.热的吻带到怀里的那个人的耳朵并让对方的身体为之不住震颤的时候,伊蕾那原本只是象征性地抵在了赫尔曼胸口上的手开始试探着隔着衣服触摸起那个人充满着雄.性荷尔蒙的身体。

    感觉到了对方的那个动作,赫尔曼笑了起来,并松开对于伊蕾的禁制,转而扯起自己的上衣下摆,并且看了一眼自己那线条足够性.感的腹肌以及胸肌。而后他就用牙齿咬住上衣的下摆,将自己很少会应广告商的要求在镜头前露出来的赤.裸上身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了伊蕾的面前。

    也许现在,该到了他用自己的身体来诱.惑对方的时候了。

    赫尔曼紧盯伊蕾的双眼,而后抓起她的手,用力且缓慢地抚摸起自己的身体。这本是一个一时兴起的,调.情的动作,却带来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在四目相对之下,两人的呼吸都抑制不住地一个加重,并且连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瞒不过对方。

    “你觉得,我看起来和十几年前比起来……怎么样?”

    当赫尔曼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这样向伊蕾问道的时候,伊蕾只是在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狡黠地轻添了一下嘴唇,却还要故作正经地说道:

    “哦,这可说不好。毕竟我还没有看到全部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