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过杨家却是个变数。

    有时碧青真觉得,所有的事都跟安排好了似的,一桩接着一桩,这消停日子刚过几天,绿柳庄又冒了出来,仔细想想这些安排,像是一个巨大的棋局,而设定之人就是木圣人,碧青不知道这位穿越前辈究竟有什么目的,但仍不知不觉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四位长老跟着二郎参观了武陵源的作坊之后,不再坚持叫嚷着要带惠姑回去,而是跟着二郎回了王家。

    出于对于前辈的尊敬,碧青亲手做了几个小菜,招待四位长老,请了两位先生作陪,至于别人都请到前厅,让大郎二郎招呼。

    惠姑帮着端菜,一见四位长老手不禁抖了一下,不是冬月接住,都得折地上,碧青见她那样儿,不禁暗道,可见杨家的家规的确严厉,竟让惠姑如此惧怕。

    四位长老倒是没难为惠姑,跟惠姑比起来,这位武陵源的沈姑娘重要太多了,四人一想到守了多年的家规有希望能破除,心里都有些激动,多少年了,终于等到了,不过先祖等的真是眼前这个小丫头吗,而他们世世代代守的隐秘到底是什么?

    吃了饭,不及上茶,四人就站了起来:“不知姑娘何时光临绿柳庄?”

    碧青道:“这大热的天,要不等凉快些再去。”

    四个老头子点点头:“如此,那绿柳庄便恭候姑娘大驾了。”说着叫了声惠姑。

    碧青忙道:“小虎子还小恐离不开娘,惠姑就先留在武陵源如何?”

    当前那位长老道:“若想惠姑早日回武陵源也不难,只要姑娘能闯过杨家的难关,到时绿柳庄自会敲锣打鼓送惠姑嫁入武陵源,若姑娘闯不过去,那也只能抱歉了。”说着,带着不情不愿的惠姑走了,小虎子被她娘留在了武陵源。

    碧青气的不行,这几块榆木疙瘩,越老越不通人情,等几天能死啊。

    二郎担忧的道:“嫂子,杨家那几道关是什么?”

    碧青:“还能是什么,瞎折腾呗。”

    见二郎一脸黯然不舍,安慰道:“放心,嫂子明儿就去深州绿柳庄,把你媳妇儿接回来。”想了想道:“二郎你去把二皇子请过来,此事恐还需他帮忙才行。”

    桂花糕忙道:“娘,我去,我去。”一溜烟跑了。

    转过天,碧青跟慕容鸿就出发了,那四个老头子之所以把惠姑带回去,就是逼着碧青早去绿柳庄,简直卑鄙。

    除了慕容鸿,二郎跟小虎子还有桂花糕也来了,大郎本担心碧青,想跟着,让碧青拒绝了,如今武陵源正忙呢,自己跟二郎走了,慕容鸿也走了,家里怎么也得留个人才行。

    再说,碧青想起岩洞里的机关,汗毛直竖,怕大郎担心自己,所谓关己则乱,他来了,不仅不会帮自己,没准会影响自己,所以还是自己来就好。

    桂花糕是因小虎子,哥俩边边儿大,又是堂兄弟,很快就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了,一听小虎子要去找娘,桂花糕非常够义气的跟了过来,终于有个比自己小的了,虽然才小了一个月,也是弟弟,自己当哥哥得护着弟弟,就想他哥护着自己一样。

    碧青发现,有了玩伴的桂花糕,跟过去有很大差别,虽说还会缠着自己做吃食,但会跟小虎子分享了,哥俩好的恨不能穿一条裤子,让碧青不禁想起了陆超跟小海,也不知他们在百越过得好不好,算了,或许等自己肚子里这个生下来,去百越一趟,碧兰怀了孩子,自己也得过去看看,顺便把爹娘带过去,爹娘嘴上不说,碧青知道,惦记着弟妹呢。

    “娘,你看这里有好多柳树啊。”桂花糕扯了扯碧青的袖子,碧青从车窗看过去,自己也是深州人,却不想还有这样一个小村落,就在深州城根儿不远,跟普惠寺正好相反方向,四周都是旱地,可这一大片柳树却生的极为茂盛,想来底下通着水脉,而当初深州开凿深水井,竟然没发现此处的水脉,着实诡异。

    小虎子道:“外公外婆家就在这片柳树林后头呢。”

    赶车的是二郎,绕着柳树林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慕容鸿道:“不对,咱们刚才就是从这儿进去的,你看这颗柳树。”

    二郎挠挠头,的确,推开车门看着儿子:“小虎子知道怎么进去吗?”

    小虎子摇摇头:“我就出来过一次,还是跟着娘,就记得直直走就出来了。”

    碧青道:“别费劲了,这是迷宫阵,小虎子跟惠姑出来的时候,没有启动,自然直直就出来了,如今恐怕不能了。”

    二郎不免着急:“那如何是好?”

    碧青看了眼冬月,冬月正在打毛线,胡地的羊毛,如今成了最紧俏的货品,剪了搓成毛线,打个围脖手套,最是暖和,冬月正在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织手套,最好的羊毛线,织出来轻软非常。

    碧青把冬月怀里的线团拿了过来,冬月忙道:“姑娘拿这个做什么?”

    碧青道:“有这个咱们就能进去了。”说着下车,捏着线头,把毛线团顺着大道丢了出去:“把车放在这里吧。”说着迈步捋着线团走了进去,果然,没多久便走出了柳树林,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目测也就有几十户人,柳树林外站着一位老头子:“沈姑娘果然聪慧。”

    碧青道:“不过是个最笨的法子罢了。”

    二郎忙道:“惠姑呢?”

    那老头道:“待沈姑娘破除难关,你自然会见到惠姑。”说着一摆手:“沈姑娘请。”

    小虎子捏了桂花糕一下,低声道:“怎么他们都管大伯母叫姑娘呢?”

    桂花糕挠挠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我记事起就这样了,习惯就好。”

    慕容鸿摸了摸桂花糕的头:“这是乡亲们心里感念你娘的恩德,对你娘的敬称。”

    桂花糕点点头:“那将来我也跟娘一样,是不是他们也管我叫姑娘啊,我可不想当姑娘。”一句话惹的大家笑了起来,碧青敲了他的脑袋一下:“瞧你这圆滚滚的,哪有姑娘是你这样的,一会儿进去要乖乖的,不许调皮。”

    桂花糕虽小也知道轻重,乖巧的点点头。

    慕容鸿道:“不如让孩子们在外头等着吧。”

    碧青摇摇头:“一起去吧,惠姑是绿柳庄的人,小虎子也算半个杨家人,桂花糕跟你学了这么两年了,多长些见识也是好的。”

    慕容鸿道:“在越城岭的时候你说我是算学天才,其实桂花糕才是。”

    碧青:“其实我并不希望我的儿子是天才,只想让他们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平常一些,愚钝一些,或许更容易幸福,这个世上聪明人反倒会过的辛苦。”

    慕容鸿摇摇头:“桂花糕是你的儿子,怎会辛苦。”

    碧青点点头:“也是,我会让他们都过得安康和乐,聪明总比傻好,对吧。”

    慕容鸿笑了起来:“自然聪明好了。”

    过了柳树林,走不远就是一个类似宗祠的地方,其余三位长老领着几十个族人都在宗祠的场院里等着碧青呢,大热的天,也不嫌热,一个个站的笔直,当头那个老头子站起来道:“果然沈姑娘不负我等众望,请姑娘入杨家宗祠。”

    碧青点点头,摘下帷帽交给冬月,整了整自己的衣裙走了进去,宗祠正中摆着杨家祖宗的牌位,最前正中的牌位颇老旧了,但是上头的字仍然可以看得出来,先祖木易。

    碧青暗暗点头,果然是木圣人的后人,有个长老递了香过来,碧青恭敬的鞠躬把香插在正中的香炉里,却忽然看见香炉旁边刻着一个九宫谜图,跟岩壁里的石笋一模一样,碧青愣了愣,下意识去按,只听轰隆一声,侧面的石板地忽然打开,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

    碧青有些无奈,这位穿越前辈还真是乐此不彼,四位长老颇为激动:“姑娘已经通过了第一关,还请姑娘入密道破除剩下的关卡。”

    见碧青不动,当头的长老道:“姑娘怎么不走?”

    碧青道:“你们家这密道都闷了几百年,刚打开,里头不定多闷呢,等等再进去才好。”

    长老的脸色有些黑:“姑娘放心,先祖精于机关之术,当初挖掘密道设置机关之时,已留了换气孔,不会闷的。”

    碧青摸了摸鼻子:“是吗,那进去吧。”这才走了进去,却把身上的驱虫丸分给几人戴在身上,长老嘴角有些微微抽动,却也只当没看见,碧青可不管他怎么想,安全第一,虽说实在佩服自己这位穿越前辈,可对于换气孔,持怀疑态度,前朝五百年江山,大齐也传了三百多年,这前后加起来小一千年了,什么换气孔能挺真么长时间啊。

    不过,里头倒真不觉得闷,只这是什么?

    碧青跟慕容鸿对看了一眼,竟跟岩洞的设置一模一样,只不过那石笋并未动过,仍是第一次九宫格的格局,桂花糕道:“这个我知道。”说着就要往前,碧青忙拉住他:“小心机关。”

    长老道:“姑娘尽管放心,先祖设此难局,并不是为了伤人性命,只是一个小小的迷局,并无厉害机关。”

    碧青心说,狗屁,当初在岩洞里,自己可是亲眼看见一个侍卫被弩,箭射中当场毙命,碧青刚要往前,慕容鸿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按了石笋,果然顺利通过。

    碧青松了口气,照着记忆中的迷宫解法,按了石笋,只听咔咔之声想起,石笋慢慢向两边移开,中间是平整的石板地。

    长老愣了愣:“姑娘好本事,请。”见慕容鸿看着前面石门发呆,却并不见有所动作,反而皱着眉头一脸迷惑,碧青看过去,这一看,不知好笑还是好气,石门上的题跟岩洞里一模一样,却并不是用汉字书写,而是拼音,这位穿越前辈还真是童心未泯。

    却忽然想到,或许并非如此,越城岭的岩洞内,绿柳庄三个字也是拼音,这里也是,碧青忽然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人闯过这些难关,这一道一道的设置,就是为寻找同样穿越而来的人,恐怕只有从现代穿越过来的,才能够解开这些关卡,这位前辈还真是用心良苦,那么,他这么费尽心思找自己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慕容鸿道:“这些曲了拐弯的是什么?我竟认不出,不像南蛮文,更不是胡人跟西域的文字。”

    桂花糕道:“我认识,识字的时候,娘教过我。”后头的四个长老吃惊的看着桂花糕,这小子看上去也就五六岁的样子,怎么如此厉害。

    小虎子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桂花糕:“桂花糕哥哥你好厉害啊,等回武陵源你也教我好不好?”

    桂花糕拍了拍胸脯:“没问题,包在哥哥身上了。”

    碧青拍了他的脑袋一下:“显摆什么,这是最简单的,快念给院长听。”桂花糕点点头,大声念了出来。

    慕容鸿看向碧青,碧青点点头,慕容鸿按了解法,石门轰然开启,又照着当初的法子,按了一,石门牢牢卡住。

    碧青有些莫名紧张,难道真正的宝藏竟会藏在绿柳庄吗,所以,越城岭的岩洞才留下那三个字的拼音,若果真如此,自己该怎么办,是交给皇上,还是分给绿柳庄的人,恐怕只能交给皇上,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怀着复杂矛盾的心理,碧青顺着石阶走了下去,后头的四位大长老的心情比碧青更复杂无数倍,多少年了,一代一代,杨家守在这里,朝代更迭都不曾离开半步,他们几个也曾试图打开密道,可连第一关都没有解开,那个九宫格,不是他们知道的任何一种解法,却没想到解开杨家数百年谜题的会是武陵源的沈姑娘,而这一切的契机,竟是惠姑私自跑出去才带来的,如果惠姑当初并未跑出去,也没有跟武陵源的王二郎相识,恐怕如今他们还要守着这个秘密,至死也不能解开。

    而且,这位沈姑娘为何能如此顺畅的解开先祖设下的谜题,而先祖留给他们这些后人的,到底是什么?

    看到尽头的铜镜,碧青都想仰天大笑,简直太可笑了,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按开铜镜边缘的机关,墙壁打开,露出里头的密室。

    碧青的动作太过顺畅,四位长老忍不住问:“姑娘如何知道机关在何处?”

    碧青翻了白眼:“猜的。”

    四人自是不信,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密室内仍然跟岩洞里的摆设一模一样,区别只是这里没有木圣人的枯骨,只有个木匣子静静放在石床上,匣子比岩洞里的要大上一些,碧青下意识看了看侧面的石壁,果然有拼音,这次是两个字西域。

    碧青决定当没看见,这位穿越前辈太折腾人了,而且,这么个匣子即便里头都是金子,也没多少,自己毫无兴趣,对四位长老道:“这算过关了吧,那我们先出去了。”

    说着,就要往回走,长老忙道:“姑娘且慢,家训中早有明示,若有人通过所有关卡,不管密室里是什么?都归此人所有。”

    碧青道:“那我能放弃吧。”

    四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这个,先祖并未说明,不如姑娘先看看匣子里是什么再说?”说着把匣子捧到碧青跟前。

    碧青琢摸着以后就是亲家,还是不要闹僵了好,伸手打开那个匣子,匣子一开,碧青不禁愣了,里头用蜡层层封着的,除了几本书之外,最上头的竟是手机,真是手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