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雪中来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恐怕要算是曦国近十年来下得最大的一场雪了。

    它于夜间悄悄地来,当人们于清晨打开门窗往外看时才惊讶地发现它的造访。

    雪瑟瑟地下着,轻柔如鹅毛却又壮观无比,使连绵的远山、树林和地面如披上了一件皎皎的银装,天地的界限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这雪中的世界透出一种妙不可言的、宁静的美。

    “驾”的一声长喝,一辆马车在车夫的驾驶下飞快地往郊外驶去。

    这是一辆小型的四轮马车,车夫是个广额阔面、虎背熊腰的中年人,而他驱使着的这匹马一身黝黑、四肢强健,那疾驰起来时鬃毛飘飘的英姿、踢踏有力的脚步声都在显示它是一匹善跑又能干的良驹。

    “吁”的一声,车夫让马在一座造型别致的园子门外停了下来。

    由于有屋檐挡住,门楣上的“梅园”二字滴雪未沾,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小姐,梅园到了。”车夫转过头来对着马车里的人恭敬地说道。

    “好!”一个清雅的女声应道,随即,马车的门帘被掀开了一点点,一位年约十四五岁、一身丫环打扮的女子先探出头来朝四周看了看,然后轻提裙摆跳下了地。

    立即,一阵刺骨的冰冷透过皮靴传到她的身体,令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这么冷的天小姐缘何要到这里来呢?她不禁在心里想,但她知道小姐做事向来不事声张因此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事先解释缘由,所以她也就没敢多问了。

    丫环将手伸到门帘里面,体贴地说:“小姐,积雪有点深,你慢点儿。”

    “嗯!”那女声又应道,随之将一只纤纤玉手放在了丫环的手上,稍一借力,便轻巧地步下了马车。

    这是一位与这丫环的年龄相当的女子,怀抱着一把古琴,体态窈窕、气质脱俗。下得马车,女子仰头望了望北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这位被他们称为小姐的女子姓沈,名喜臻,年方十五,脸如莲萼,绛点红唇,肌肤胜雪,那双眼睛明亮有神,生机冉冉,仿佛汇聚了世间一切美丽又神奇的东西,配上她那一身的风雅和一颦一笑间散发的抓人魅力,尽显绰约风姿和万千风情,令人如沐春风,一见难忘。

    “小姐,还是日落之时来接你吗?”这位名叫阿贵的车夫毕恭毕敬地问,一边将放在他身侧的食篮递给丫环。

    以前,小姐每逢来梅园都是叫他在日落之时来接她回去的,她每次来也都是只带上香儿丫头。

    按理说,像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出门是得派几个人照顾着的,但由于她会武功,又不喜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堆人,因此家人们倒也尊重她的意愿,每每要出门时都由她自己决定随行的人选。

    “今日可能得晚一些,天全黑之后你留意一下天空的北边,等到看见第一颗星星出来时你便出门吧。”喜臻笑答道。

    “好的。”阿贵爽快地应道。小姐善观天象又料事如神,既然她这么说,那么,今晚的夜空会有星星便是*不离十的事了。

    “那我先回去了。”阿贵朝她微微一鞠躬后便跳上了马车。

    “小姐如果晚归的话,夫人该又担心了。”丫环说。即使夫人向来放得开手让小姐去做她想做的事,但天下父母心,如果未出阁的女儿晚归当然难免会担心。

    不过呢,整个府上的人都知道小姐武功了得,又懂玄术,因此即使大家对她的安危偶有担心但也不至于到忧心的地步。

    “不怕,我来之前已经跟母亲交待过了,那时你正在厨房里帮陈妈准备我们的吃食呢。”喜臻温言答道。

    “哦。”丫环放下了心,上前去开梅园的门。

    梅园乃当今圣上感念喜臻的阿爹护国有功所赐,之前一直有园丁照管,但前几日那园丁请假回老家过年去了,因此园门是上着锁的。

    待香儿将门打开,喜臻便踩着积雪缓步走了进去。

    即使走在堆满积雪的路上,喜臻的步态依然轻缓而端庄,长长的裙摆拂过雪地,如一片缓缓移动着的花海。

    丫环将大门锁上后也赶紧跟上来。

    然而由于积雪有点深,她走得倒是格外的吃力。

    喜臻回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轻轻一个飞身来到她的身旁,左手扣住她的腰,右手抱着七弦琴,略一运功,两人便像鸟儿般飞了起来,飘飘然地往园后方的凉亭飞去。

    到得凉亭外,喜臻一个完美的侧空翻,两人便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落地后的香儿尚有几分惊魂未定,但喜臻却神色如常,连大气都不曾喘一下。

    梅园依山而建,虽然不大,但格局却极其雅致,处处可见设计者的非凡品味。

    这凉亭建在梅园的最高处,从亭子里往外看,全园的风景尽收眼底。

    此时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红的、粉的、白的开满了枝头,满园子都弥漫着浓郁的花香,好一幅‘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的繁盛景象!

    喜臻将琴轻轻地放在石桌上,在它前面的矮木凳上端坐了下来。

    丫环则忙着生炉火和烧茶水。

    然而,端坐在琴前的喜臻并没有马上抚琴,而是阖目端坐,像在冥想,又像在仔细地倾听着什么。

    香儿识趣地退到一边,安静地候着。

    约半盏茶功夫后,天空忽然大放晴,明晃晃的阳光从高空照进凉亭里,那光亮正好照在喜臻的身上,有如淡淡的光环,越发衬得她清丽脱俗。

    喜臻睁开了那双清亮无比的眼睛,轻抬素手,开始抚琴。

    “叮~~”的一声长音响起,像春雨过后般令天地间忽然变得无比的清净怡然又韵味悠长。第二个音、第三个音接着响起,一会如溪水叮咚,一会又如山间鸟鸣,转眼间又像潮汐奔涌或者仙女起舞,尽现万般诗意。

    一曲完毕,外面的雪正好停了,阳光越发显得透亮。

    喜臻望着那澄澈的天空,满脸的镇定。

    天象如此之壮丽,可见是难得的天机。

    灵占上显示的具体方位是在这里,时间是在今日午时,如今午时已到,那关键之人应该很快便会出现了,她必须要紧紧地抓住这个机会,否则,一旦机缘错失,她的全盘计划便得推后,而她要完成这任务的时间有限,所以每一个灵占上显示的契机她都必得牢牢地把握住,才会有可能赢得这场挑战。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