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7章 贝沙湾之战(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87章-贝沙湾之战(下)】小柳子从来不谦虚

    “你到底是谁的人?”蔡臣又问了一回,“即便是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你没资格死个明白。”赵越语调冰冷。

    “要如何才能放过我?”蔡臣逐渐后退。

    “坑害了那么多无辜孩童,死一万次亦不足惜。”赵越握紧霁月刀柄,“你无路可逃。”

    “楚承跑了,我能帮你诱他出面。”听他这么说,蔡臣已猜到他或许是朝廷的人,于是声音愈发大了几分,“皇上定然也想将他擒获,我只求能免于一死。”说话间,蔡臣不动声色又往后退了一步,突然整个人都向右扑去,重重按下了礁石后的机关。

    数百支箭羽从松软的沙地中骤然射出,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网。赵越挺身跃至半空,手中刀锋在夜色中寒光闪耀,铁器碰撞声不绝于耳,须臾之间,箭锋已然被齐刷刷削断,七零八落掉到了沙滩上。

    “好快的身手。”影卫跟着周慕白刚刚赶来,看到后也有些吃惊。赵越的刀法不算精妙,起承转合间甚至看上去有些粗糙鲁莽,但却是超乎寻常的快,如同闪电疾风一般,让对手全然没有反应的机会,只有仓皇应对,从而漏洞百出。

    蔡臣转身跃入海中,赵越踩过礁石也冲向海面,周慕白余光瞥见海中似有不对,于是大声道:“小心!”

    机关被触动后,万枚银针从海底弹射而出。赵越嘴角一扬,非但没有躲开,反而俯冲而下将蔡臣拎出水面,随手挡在自己左侧做人肉盾牌,右手霁月刀只斜斜一扫,便将所有银针都打落海中。

    针尖带着剧毒,蔡臣扭曲得五官几乎变形,在沙滩上痛苦打滚。

    “没事吧。”周慕白匆匆跑过来。

    “没事。”赵越道,“将他先带回去吧,若是死了也是罪有应得,若没死,便留给皇上审问。”

    “是!。”影卫将他拖起来,暂时带去了岛上监牢。

    天亮之际,五百叛军死伤无数,已然斗志全消。三名暗卫驾船出海前去报信,其余人则是留在岛上收拾残局。鲛人中有神志尚未迷失的,虽说嗓子已经说不出话,却也喜欢连比划带写字,与影卫一道聊天。赵越命人在沙滩上搭建了些软椅,每日都让他们晒些太阳,也好能舒服一些——没有了蛊药作用,先前在骨头里种下的湿寒之气便逐渐显现出来,经常会疼得彻夜睡不着。

    蔡臣所中之毒也不知是何物,虽说不至于丧命,却是日日疼痛难忍,几日便骨瘦嶙峋,手脚关节也变形肿大,算是自食其果。

    半个月后,一艘大船趁着夜色,悄无声息驶入了贝沙湾。温柳年第一个下船,赵越意外,笑着将他抱住:“你怎么也来了。”

    “自然要来。”温柳年道,“没受伤吧?”

    “没有。”清晨有些风凉,赵越解下外袍披在了他身上,“先回去歇着。”

    “嗯。”温柳年拉着他的手,笑眯眯。

    “咳!”叶谷主在旁边咳嗽,以彰显存在感。

    周慕白忍笑。

    “那些小孩呢?”叶瑾问。

    “都在主宅里,我带谷主前去看。”周慕白道,“年岁小的中蛊都不算深,年岁大的怕是有些严重。”

    日月山庄暗卫从船上扛下来三四十个大药箱,马不停蹄搭建了一个药房。楚军的军医也跟过来不少,按照叶瑾的叮嘱替小孩的腿打上夹板,也好能早些正回来,一忙便是整整十来天。

    温柳年将岛上所有信函书册都翻了个遍,连张破破烂烂的带字的纸头也不放过,打发赵越硬从地缝里抠了出来,看完之后道:“哦,点心铺子的号印。”

    赵越伸手帮他揉揉眼睛:“再看下去,真该变成书呆子了。”

    “早些看完,才能早些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皇上。”温柳年道,“蔡臣与倭国海寇勾结已久,按照双方来往信函看,估摸再有半个月,对方便会派人前来商谈。”

    “现在贝沙湾军备已就绪,对方来也是自投罗网。”赵越道,“不必担心。”

    “就算是自投罗网,双方总还是要打一场仗的。”温柳年道,“不划算。”

    “那要如何才能划算?”赵越问。

    “说了要亲一下。”温大人讲条件——先前在云岚城的时候,秦宫主教的。

    赵越失笑,低头亲了他一下:“你不说我也能亲。”

    温大人挠挠脸蛋,从桌上那起一张纸:“这是贝沙湾现在的*阵图。”

    “然后呢?”赵越问。

    “倭国海寇有蔡臣派去的人带路,定然能顺利闯过迷雾阵。”温柳年道,“我想改个阵法,将他们干脆困在里头,省得还要打一仗。”

    赵越先是微微吃惊,然后又笑着摇头:“你到底还会多少事,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看的书多。”温大人非常谦虚,“而且对阵法之事也不大熟悉,只能赶鸭子上架试一试。”

    “大人还能破解阵法?”叶瑾听到后也极为意外。

    “是吗?”周慕白亦是迷茫,小时候也没听过啊。

    “长大后看了两本书,于是有了些研究。破解迷雾阵做不到,但若是知道了阵门与阵法,想要从中破坏修改,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温柳年连连道,“半桶水,半桶水。”

    叶瑾道:“若此举当真可行,那我大楚将士又可免于一战,大人当真是劳苦功高。”

    “也不一定就能成,只能尽力。”温柳年还在拼命摆手。

    周慕白在旁边摸摸下巴,心说这是转性了还是怎么着,平时都是一夸就一脸自豪应承,现在居然还学会了谦虚行事。

    此后十天里,温柳年一直闭门守在书房中,连饭都顾不上吃,日日研究迷雾八卦阵,将先前数十年的风向变化都看了个遍,连睡到半夜都会猛然坐起来,嘴里念念有词掀开被子往床下跑。

    赵越头疼,将人揪住压回床上。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温柳年严肃看他。

    赵越低头,直接亲了下去。

    温大人:“……”

    然后下一刻,床帐便被放了下来。

    守卫巡逻经过,纷纷加快脚步,堪称凌波微步。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第二日一大早,温柳年扶着酸疼的小腰,继续去了书房。

    “怕是不行吧。”周慕白担忧,“怎么跟走火入魔似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