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路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衢州府城外,陈十六郎夫妇施礼再拜。

    “父亲走好。”他们说道。

    刘奎有些不自在的摆摆手。

    “说了让你们别来送了。”他说道。

    “不知道的话自然不来,知道了怎么能不来送父亲。”陈十六郎说道,再次施礼。

    “别和别人说啊。”刘奎忙说道。

    哪有父亲送女儿出嫁的还送到婆家门前。

    “我只是正好陪你徐四叔回乡,顺便来送她一程。”

    一旁的徐四根笑了,刘奎瞪他一眼。

    “不是吗?”他说道。

    徐四根笑着点头应声是,又看向依依不舍的刘小娘子。

    “大姐儿,你别难过。”他说道,“等过了年开了春,你就跟姑爷到西北去了。”

    刘小娘子点点头。

    “四叔,你看着点我爹,让他少吃酒。”她说道,“也别总和上司作对吵吵闹闹的。”

    被女儿这样说刘奎顿时涨红脸。

    “你这死妮你知道啥。”他瞪眼喝道。

    徐四根拉住他,笑着对刘小娘子点点头。

    “好了,我知道了,天冷,你们快回去吧。”他说道,看向陈十六郎。

    陈十六郎也在一旁悄悄的看着他,视线相对,他忙垂下视线施礼。

    “走吧,我们还赶路呢,年前要回到家。”刘奎说道,再不迟疑翻身上马。

    看着二人上马头也不回的疾驰而去,刘小娘子还是忍不住抬手拭泪。

    “末娘,别难过。”陈十六郎说道,“过了年就能再见了。”

    刘小娘子点点头,擦了眼泪。

    “回去吧,怪冷的。”陈十六郎说道,一面伸手握住她的手,“我给你暖暖。”

    城门外人来人往,刘小娘子红着脸抽回手忙上车。

    陈十六郎也有些讪讪跟上去,坐上车向另一条路而去,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那个看起来眉眼普通,但带着几分威严之气的男人,就是她的义兄,官封西北路牧司提举的国舅爷啊。

    “你以前见过皇后娘娘吗?”

    耳边忽的有人问道。

    陈十六郎身子不由一僵。

    “听说当初在京城,皇后娘娘最先结识的就是你家呢。”刘小娘子好奇的问道。

    “是,”陈十六郎说道,“娘娘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

    以前是,现在也是。

    他不由长吐出一口气。

    眼前不由浮现站在斑驳树影下的女子。

    “自然不是,是这位公子一个人厉害。”

    “且停寺,且停碑的故事讲的也好。”

    那女子含笑说道。

    何止见过,还曾要议亲,没议成,他还好一段伤心……

    当然这心事可不敢对任何人说。

    “你,还有你们家都是好人。”刘小娘子说道。

    陈十六郎转头看她,新婚小妻子笑颜如花。

    “那时候皇后娘娘还是个傻儿孤女,你们都能对她很好。”她笑道。

    纵然有求医治病的恩情,但到底是身份地位悬殊。

    “是娘娘人好,我们家其实一直欠她的情。”陈十六郎说道,也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小妻子的手。

    刘小娘子的脸便又红了,想要抽回来。

    “这是在车里。”陈十六郎笑说道,握紧了没松手。

    直到走出去好远,刘奎才回头看,只看到远去几乎看不到的驴车。

    “又不是没钱,不买一辆马车,雇了驴车,那驴瘦的能走回去吗?”他没好气的说道。

    徐四根哈哈笑了。

    “你别瞎操心。”他说道,“这时候陈家难道要高头大马绫罗绸缎招摇过市吗?多少眼盯着看呢。”

    刘奎瞪眼要说话,徐四根没让他开口。

    “……若不然娘娘为什么直接问你?你以为像你这般不惧他人言语清名的有几个?”

    那是!

    “我刘奎怕什么!”刘奎立刻一脸得意的说道,“当初你们是太平居的掌柜,有钱,你们妹妹还认得陈相公,有势,有钱有势,那又如何,在老子眼里依旧是逃兵,是逃兵,就得抓!”

    徐四根抬手给了他的马一鞭子。

    “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是逃兵,是被人逼的。”他说道。

    “被人逼的你们也是逃了!”刘奎瞪眼。

    二人瞪眼一刻,徐四根忽的又笑了。

    “想起来好像昨日才发生似的,竟然已经过去了四五年了。”他说道。

    眨眼间已经物是人非。

    这一句话让刘奎瞬时泄气。

    “老四。”他声音低闷闷,“你们,恨我不?”

    徐四根转过头看他,神情有些惊讶。

    “恨你什么?”他问道。

    “如果当初我没有抓你们。”刘奎抬头看着前方,冬日的原野带着几分荒凉,迎面似乎有几匹马奔来,其上茂源山兄弟笑容飞扬。

    “…..渭州介石堡城守帐下甲队敢勇徐范江林、范石头,骑兵徐四根、徐腊月,校勇范三丑….”

    “…..你们这些窝囊废!有本事做逃兵,有本事拿自己兄弟挡刀箭,有本事你们就跟老子来战….”

    “…..何为敢勇?骄勇善战,将帅所倚,你看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他垂下视线,忍住嗓子的火辣辣。

    如果没有当初,他们七个兄弟还在京城肆意人生,得官封爵,成家立业,膝下子女围绕,而不是如今京城外一碰黄土孤零零。

    多少次梦里都是他用车拉着徐茂修五人的尸体走啊走,直到醒过来,然后看着帐子熬到天明。

    那时候他心里后悔啊,后悔啊。

    “是,我是恨逃兵。”他说道,说到这里又自嘲一笑,“可是我抓你们与其说恨逃兵,不如说是撒气,气我被赶出西北,气我不能阵前杀敌,我那么想上阵却不能,而你们竟然还逃了,我就堵着一口气,咬着牙的非要闹,闹的有什么好,如果是真的逃兵,根本就不会在乎我的闹,在乎我的闹的,其实都是好汉。”

    如不然,他们不会在他的围攻下放弃反抗,在明明有机会逃走的时候束手就擒。

    能被伤害到的只有那些在乎的人。

    他伤到了他们,用的是他和他们都在意的事。

    徐四根笑了。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还有什么如果的。”他说道,看着刘奎一笑,“就算没有你,我们也是要去西北的。”

    他的眼中浮现几分自豪。

    “妹妹早就为我们准备好了,而你,也不过是个契机罢了,有你没你,我们都是会去,至于是不是如今的结果,那就跟你没有关系了。”

    话说到这里声音也微微低沉。

    如果那时候他们没有死守城门,如果那时候那该死的将官没有先跑,也许……

    但他旋即抬起头。

    不,这世上没有如果,该是如何就是如何,既然已经如何那就如何吧,更况且死得其所,无怨无悔。

    “你啊,在家还说嫂子哭哭啼啼,我看你也是因为大姐儿变得娘们气了。”他笑道,一摔马鞭子,这一次是打在自己的马上。

    “婆婆妈妈的,男子汉大丈夫,生的痛快,死的也痛快,干了就干了,哪来那么多如果但是的。”

    刘奎看着疾驰而去的徐四根,咧嘴笑了笑,将手中的鞭子也一甩,马儿疾驰追上去。

    虽然赶路赶的急,但回到龙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