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燃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直到庭审正式开始时才抬头看着法官,专注得让法官都有些不自在得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再去看陆曼一眼。

    陆曼的目光,从灼热转向失望,而后轻轻合上了睫毛,遮住了眼中所有的思绪。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陆曼甚至没有多为自己辩护一句,当庭承认了检察机关对自己的所有指控。

    法官恐怕是第一次碰到如此配合的被告,还稍微晃了晃神,不过很快便调整过来走完了整个庭审的流程。证据确凿、连被告都是一副俯首认罪的态度,再加上法官本身也知道江瑾急于结案让事态平息,便选择了罕见的当庭宣判。

    陆曼因为交通肇事逃逸和故意杀人未遂数罪并罚,被判十年有期徒刑,而柏喻只是参与了其中一件,且归案后有立功表现,刑罚则轻得多。

    在重新被押下去的那一刻,陆曼突然开口对柏喻喊道:“那天你对我说的话还算数吗?”他说过,出狱后他们可以重新开始。

    柏喻只是脚下顿了顿,而后头也不回的跟着法警走了出去,留下了一室沉默。

    阿婠明显看出在柏喻留下沉默被押下去之后,陆曼的整个精气神都像被抽空了一样,跟一个木偶似的也随法警离开了。

    而这些人今后会怎样,早已与她无关。

    她没有想过要陆曼死,或许在那段最黑暗的岁月里曾经恨那个肇事司机恨得要死,但如今已经融入这个时代的她却了解到,原来这里,交通肇事逃逸和故意杀人是两码事。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就应该最大程度的遵守这个时代的规则,她选择尊重法律。毕竟在胡妈清醒过来的情况下,她才可以理性的去思考——陆曼罪不致死。

    她曾经身在一个命如草芥的年代,而如今的日子却是她求了一辈子的幸福,何其有幸。

    在走出法庭的那一瞬间,江瑾觉得自己身上的某些包袱放下了,他突然觉得现在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赶紧退休,儿子生个大胖孙子给他抱抱那就再好不过了,当然,美食是少不了的。而那些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日子,却恍若隔世。

    在宣判结束后,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到了正轨上,就连阿婠也开始忙得团团转——一方面是准备正味居新分店的相关事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收到了g市厨艺大赛的请帖,当然不是邀请她去参赛的,而是希望她能去担任评委。

    阿婠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看在老熟人吴台长的份上还是答应了下来。

    由于太忙碌的关系,阿婠并没有发现江瑜的异状。

    江瑜最近和其他人明显不一样,处于一种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状态,这货正在策划怎么求婚呢。然而在正儿八经求婚这件事上,他感情经历丰富的老父亲明显是给不了他什么帮助的,江瑾那向来是逢场作戏居多,哪里能想得出既不失新意又不失心意的点子呢?

    是以江瑜最近愁得连白头发都快出来了。

    本来漫无头绪的江瑜都快病急乱投医给刘纯打电话请教了,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美食大赛却让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以前无论在电视里还是小说上不是经常出现这样的桥段吗:男生向女生求婚,偷偷将戒指塞入蛋糕内,等到女生轻轻咬下一口,因为被硌到而一声轻呼,娇羞的捂着嘴吐出一颗闪闪发亮的钻戒,羞红了脸庞,男方得逞。

    本来江瑜对这种桥段是嗤之以鼻的,开玩笑,第一,万一吞下去了怎么办?第二,从嘴里吐出来的钻戒,带着唾液和奶油、面粉的混合物,想想就恶寒,再唯美的场景也没有了好么?

    什么?你说电视里人家吐出来的都是干干净净的?别逗了亲,那只是为了不影响你的食欲而已,谁在吃东西吃到硬的时候准备吐出来前还用舌头舔干净的?

    虽然不信这些,但这个桥段无疑给了江瑜极大的启发,若他乔装打扮一番混入比赛,说不定拿个好名次啥的还能当众用食物给阿婠表白呢!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当他正准备开始计划的时候,却突然被阿婠无意中告知:这次比试的主题是中餐。

    蛋糕,pass。

    无奈之下江瑜只好另寻他法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