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求百六十二章 求仁(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太后和朱皇后又怎么会不知情呢。

    楚维琬说,一年前朱皇后险些就宾天了,从时间上来看,这便是前世朱皇后薨逝的时间,如此想来,当时皇贵妃是下手了的,只是出了意外,朱皇后没有像前世一般死去,而是逃出了鬼门关。

    自打那之后,朱皇后行事和从前有些不小的变化,是因为生死关头走了一圈,还是……

    楚维琳说不好。

    “皇贵妃殁了,三皇子也撑不了太久了。”常郁昀抿了一口热茶,水汽氤氲缠绕心头,“琳琳,老祖宗说得对,我们该回旧都去。”

    常府是丁忧了,可只要还在京中,谁知道会不会叫哪个姻亲拖入到这场夺嫡之中去。

    朱皇后为了五皇子,势必会对四皇子下手,还有前回吃了三皇子一个大亏的二皇子,又岂是泛泛之辈?到时候,一个不小心,便会惹来一身的麻烦。

    当日夜里,常府上下都知道,很快便要收拾了东西回旧都了。

    各房各院都开始准备,皇贵妃宾天的消息终是传了出来,当日见柳贤妃要晋位,权贵人家心中多少有些数,等来了这个消息,倒也不觉意外,反倒是寻常百姓不知其中干系,还挂在嘴边小心翼翼议论了几句,也就作罢了。

    三日后,三皇子得了重病,被留在宫中养病,太医们束手无策,圣上向天下召集名医,盼着能有在世华佗救一救三皇子。

    与其同时,三皇子一派的许多官员都受了牵连。

    楚维琳听了外头的一些消息,不由苦笑。

    弑父、弑君,这样的词语是断断不会出现的,连皇贵妃都是病故,又何况是三皇子呢?

    只是,三皇子到底是被拘在了宫中,还是已经死了,楚维琳不得而知,她只清楚,秦大人一家走到了末路。

    楚维琳对秦大人的感觉很复杂,前世,是秦大人给了她一条完全不同的复仇之路,也是秦大人的毒酒终结了她的性命。

    没有感激,没有恨意,彼此利用,彼此算计,到最后是楚维琳棋差一招,赔上了性命。

    而这一次,她和秦大人再无交集,却因着老祖宗的死,拖了秦大人下水。

    满门抄没,入赘的杜徽笙亦无处可逃,下了大狱。

    楚维琳静默良久,与流玉道:“去请婉言姑娘来。”

    婉言进了屋子,依言在绣墩上坐下,静静等着楚维琳吩咐。

    “我们很快要离京了,你是随我去旧都,还是回金州?”楚维琳柔声问她。

    婉言浅浅笑了笑,如今的她,全靠楚维琳的照顾谋一份生计,这一回入京,也全是她的任性。

    京城繁华,她亲眼见了,看着那高高的城门,看着繁华的大街,她甚至遥遥望了宫城,京城里的一切与她从小所见截然不同,比起震撼,更多的是无奈和失落。

    分明是如此美景,分明杜徽笙能在京城立足,为何不肯让公爹婆母入京来,便是舍了她婉言,也该让公爹婆母瞧一瞧这京城。

    如此一想,婉言心底里对杜徽笙愈发失望。

    “我已经看过了京城,我随奶奶去旧都吧。”婉言说道。

    “秦大人……”楚维琳刚刚试探着开了口,婉言就摇着头打断了她。

    “我知道奶奶要说什么,秦大人满门抄没,杜徽笙也脱不了身,我也听说了一些,大抵这几日就会行刑。”婉言挤出了一个笑容,语气悲凉,“这条路是他选的,谁也救不了他了。我会去送他最后一程,也算是一个了结了。”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劝解的话也就不用出口了。

    让流玉送了婉言出去,楚维琳斜斜靠着引枕出神,就见宝莲快步进来,附耳与她道:“六奶奶来了。”

    楚维琳讶异,魏氏自打进门起,就一直规规矩矩的,也不和妯娌们来往,只闭门过日子,老祖宗没了之后,越发不喜走动,今日怎么会突然过来了。

    魏氏神色紧张,进来之后也顾不上什么,急急与楚维琳道:“五嫂,大嫂那儿似是有些状况,三嫂不放心,急匆匆去了,我怕三嫂一人不够,我又没有什么用场,就来寻你了。”

    卢氏的那些旧事,也就只有徐氏能帮着劝解宽慰几句了,魏氏并不清楚来龙去脉,以她这么小心翼翼的性子,便是背地里听说过一些,也不会去参合。

    可魏氏也怕徐氏劝不住卢氏,就只能来寻楚维琳了。

    这个当口上,楚维琳也不想再生什么事端,卢氏不是那等会闹事的人,甚至可以说,她的心已经死透了,如那灭了冷了的香灰,再也不会复燃了,却偏偏就是这样的心性,会让人不晓得她想做些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