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朱皇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还有一个番外,会尽快放出来。

    ==============

    景德二十六年的腊月将至。

    这几日,天色暗得越来越早了,才刚刚过了申时,外头就不得不点了灯笼。

    空旷的宫室里,静谧得落针可闻,精致的千工床,幔帐落着,却是青灰色的。

    床上的女子瞪大着眼睛,目光空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唇角微微启着,长长叹了一口气。

    宫女宛若闻声而来,垂手道:“娘娘,奴婢伺候您起身吧。”

    “我再躺一躺。”

    宛若不再劝了,转身又出去了。

    寝殿里只有一人,她是朱皇后。

    青丝之中藏了白发,眉角难掩细纹,不用照镜子,朱皇后就知道自己老了。

    宫里的女人就是如此,看着一张张新鲜的脸,看着一张张老去的脸。

    闭上眼睛,她看到的是老迈的太后,是一身华服的皇贵妃。

    胸口发胀,嗓子干涩,身子不舒适得仿佛两年前的那个冬夜。

    黄粱一梦。

    她梦见了自己死在了皇贵妃的手中,梦见皇贵妃和三皇子谋了圣上的命,梦见三皇子登基,梦见不久后便“病故”的她的亲儿。

    梦中与现实又有些不同,崇王妃的儿媳并不姓楚,杨家的女儿没有远嫁西桂,常家老祖宗的五孙儿没有入过官场……

    可这个梦又是那样的真实。

    不止一次,这样的梦她做了无数次,每一次濒死的痛苦和绝望都是那般清晰,慢慢的,她想,这大概不是梦吧,是另一个自己的经历吧。

    若熬不过这场病,梦境也就成真了。

    那之后,连太后娘娘都说,皇后病了一场后。连性子都变了。

    朱皇后只是笑着却不说话,无论是谁,在鬼门关前徘徊了那么久,都会变的。

    她不会让自己。让五皇子如此悲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是她该做的。

    苦心积虑,甚至是和一向有些嫌隙的太后娘娘合作,朱皇后的心中只有与皇贵妃你死我活的念头。

    上元佳节。一场算计,她们把皇贵妃逼上了绝路。

    那日,她去看被软禁的皇贵妃。

    也许知道已经到了末路,皇贵妃华服加身,妆容艳丽,那双凤眼里全是恨意和不甘。

    “我没有害你,你为何要赶尽杀绝?”

    不是什么姐姐妹妹,不是什么臣妾娘娘,到了最后,不过就是你我二字。

    朱皇后背光站在偏殿中。因过分消瘦而显得骨节偏大的手抚上了皇贵妃的面庞,拇指指腹擦过红唇,胭脂花了,染红了唇角的白色肌肤。

    朱皇后笑了,笑得几分无奈几分悲哀:“你说,我们进宫多少年了?”

    皇贵妃一怔,而后讥讽一笑。

    朱皇后的手突然用力,捏紧了皇贵妃的下颚:“你若没有害我,我为何要赶尽杀绝?”

    皇贵妃眸子倏然一紧。

    “你做了,只是没有做成而已。在你的心中。我是个早该死的人,不是吗?”朱皇后放开了皇贵妃,转身往外走,“你是真的存了要我死的心思的。我又怎么会留你。”

    皇贵妃病故,一如梦境里的她。

    朱皇后望着素衣的宫女们,她想,她的噩梦总算过去了。

    这之后,她要为五皇子的大业和太后娘娘周旋了。

    可她却看着太后一日比一日沉默、苍老,慈惠宫里浓郁的檀香味道让朱皇后作呕。渐渐的,她有些倦了。

    荣登凤位二十年,无论是在潜府后院,还是母仪天下,朱皇后从不是圣上的爱宠。

    太后喜欢的周皇后薨逝,圣上在册立她的时候,不惜与群臣争辩,也要追立爱妃姜氏为后。

    她捧着金印的时候,只觉如芒在背,她不是什么胜利者,她自己清楚。

    就像是太后娘娘一般……

    这样的认知让朱皇后如坠冰窖,她仿佛就是沿着太后的路在一步步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